尤其是看到他微微皱眉他便摇了摇头然后对马良

作者: admin 分类: 0149香港王中王正版登陆 发布时间: 2019-02-28 18:16
有意思了。
 
    此时马超已经来到了府门口,果然就看到,门口站着一人,手中牵了匹战马,而看情况,此人绝对算是远道而来了。
 
   
 
    来人是一十四五岁的少年,身穿青衫,要挂佩剑。不过最惹人注目的,还是他那一双白眉,要说看着此人,马超知道,他是绝对没有见过,也确实是不认识的。可当他看到对方的那双白眉之时,又联想到了对方说是宜城马家人,所以他一下就想到了一人,白眉马良!
 
    可不是吗,来人正是从宜城而来的马良。马良就是单人单骑,从宜城来到了蕲春,确实不是那么近。但是这些路程对他来说,都是小菜一碟,一点儿都不算什么。而且在他看来,只要是自己能见到马超,然后和他结盟成功,那么自己无论是做什么,可以说都是值得的。
 
    此时果然,还没等马超说话确认他是不是马良呢,马良倒是先开口了,只听他说道:“宜城马家马良,见过骠骑将军!”
 
    马超对马良点了点头,心说果然是你啊,看来自己这记忆力还真不错,一下就认出你来了,哈哈哈。
 
   
 
    马超还没自大地认为,他能把三国的有所人物都记得,这个显然还不可能。不过他确实是知道马良其人,而且印象也挺深。怎么说马氏兄弟,尤其是马谡和他四哥马良,可以说马超的印象那确实是很深很深。
 
    就听马超说道:“原来马家马良,快请进,请!”
 
    马良才十五岁,还没有表字呢,所以马超对他也只能是直呼他姓名了,而称呼其他的,肯定也是不太合适啊。
 
    马良闻言一笑,然后说道:“多谢将军,将军请!”
 
    说着,他和马超便进了府中,至于他那匹马,自然是有士卒牵走照料。
 
    不过虽然看着两人像是并肩而行,不过要真是仔细看看的话,就不难发现,其实马良应该说是落后马超小半个身位的,这个虽说不是那么明显,却也并不是看不出来。
 
   
 
    这就是基本的礼节了,当然了,马超对此肯定是不在意的就是了。不过他虽然不在意,可马良他肯定不会不在意。至少他不会让人说,宜城马家的人是不懂礼,不知礼的人。世家大族出来的人,都是这样儿,家族利益最为重要,当然包括自己的面子,也同样儿是家族的脸面。
 
    马超是把马良带到了府中的会客厅后,进屋后,便对他说道:“请坐!”
 
    “多谢将军,将军请!”
 
    马超一笑,然后便坐了下来,马良见此,他这才坐了下来。要说马良是客人,就算他先坐下也没什么,不过他是见马超坐下后,他才坐下的。显然,他确实是很给马超的面子。毕竟马超饿身份地位在那儿摆着呢,所以马良必然是不敢怠慢就是了。
 
    两人都坐好后,马良就发现马超是一劲儿对他笑。他也真是不明白,为什么马超如此,所以他是直接问道:“不知将军因何发笑啊?”
 
   
 
    马超也没隐瞒,直接就对马良说道:“无他,不过是想到了一位同样儿是白眉的人物罢了!”
 
    马良一听,是来了些兴趣,也是问道:“不知将军想到了何人,也是白眉?”
 
    马超一笑,“自然,超想到的是一位江湖人称‘白眉大侠’的!”
 
    马良一听,心说“白眉大侠”,我怎么就没听说过,不知他是何许人也。
 
    “将军所言,莫不是游侠乎?”
 
    说道这儿,马良是微微皱眉。说实话,游侠也是分三六九等,最低的那等,也就是平时的混混罢了。不过说实话,就算是天下再有名儿的游侠,在马良的眼里来看,也是看不起对方什么的。不管怎么说,马良出身,那可以说是士族的人,所以他能看得起游侠出身的人吗。所以这时候一听马超是由他联想到了一个游侠人物,他自然是没有什么好脸色了。
 
   
 
    而马超听了马良的话后,尤其是看到他微微皱眉,他便摇了摇头,然后对马良是摆摆手,说道:“非也,所谓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白眉大侠’不能说是游侠,应该说是侠客更为恰当!”
 
    马良一听,他倒是没想“白眉大侠”是游侠侠客什么,只是被马超一句“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给吸引住了。
 
 
第十七章 蕲春城二马相商
 
    ps:感谢yangpan8书友的推荐票
 
    马良此时是一直在心里重复着,“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这话。
 
    说实话,他还真是第一次听人说这话,所以就自动认为这是马超的原创了。毕竟马良虽说他不认为自己就是博古通今,读了多少多少书。不过他却不认为自己就是孤陋寡闻,所以他可真是没有在那部书中看过马超说得这话,更是没有听人说过,所以就自然而然就认为是马超的原创了。
 
    要是马超知道马良此时此刻的想法的话,估计他会不会因为剽窃而感到羞耻呢。不过在汉末是三十多年了都,他也算是把脸皮给练得够厚了。虽说是比不过人家更厉害的刘备,可却绝对是不薄就是了,不过和人家刘备一比较的话,这也只能说是“强中更有强中手”啊,没办法。
 
    而马良重复了几遍这话后,便对马超一抱拳,说道:“久闻将军大才,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所谓‘盛名之下无虚士’也!”
 
   
 
    马良这可绝对不是拍马,而是说的真心话。要说以前可是听人说了不知道多少遍了,扶风马超马孟起,那可是文武双全的人,不单单是武艺高超,文采也是出众。并且马良也听过马超的《春江花月夜》这诗,还有《为学》。所以他对马超的才华,确确实实是有一定的了解。
 
    不过一直都没有见过真人,所以还并不知道太多。而今日。他却是见识到了,至少马良认为,所谓是“管中窥豹,可见一斑”,从马超的话中,却是不难发现其人之才,确实是名不虚传啊。
 
    马超一笑。他是赶紧谦虚地说道:“不敢当,不敢当。我马孟起,不过扶风一武夫耳。不过受家师教导,也算是读过几日的书罢了,哈哈哈!”
 
    马良一听,心说你马超马孟起要是就只读过几日的书的话。那得让天下多少士人汗颜啊。可不是吗。读过几日书的人,居然是比他们绝大多数都厉害,这不是让天下士人丢脸吗。
 
   
 
    不过这话马良肯定是不能给说出来就是了,他也只能是在心里腹诽两句。
 
    而他心里其实也都明白,马超不多就是谦虚两句而已,真就是不能当真的。这事儿要是当真了,那可真是有意思了。
心里也清楚,该谦虚的时候谦虚,而这个时候,却是不好再怎么样儿了。毕竟要真是再那样儿的话,可真就太假了,让人看了,就该认为自己是虚伪了。
 
    虽说马超他比谁都清楚,自己是几斤几两,可谁让天下人不知道呢,所以天下人给自己安排的,说自己有才,那就是有才,没有办法啊。所以马超也只能是默认这些了,不过这些给他带来的东西,那好处也确实是不少,所以马超心里清楚,剽窃就剽窃吧,反正在这个时代也没有有证据证明自己什么,所以如此有好处的事儿,自己是何乐而不为呢,对不对。
 
    就看看此时马良对自己的态度,这就不难说明什么。要是自己没有在士林的名声的话,就只是一个强势诸侯,确实是不会让马良如此,所以说那么一个虚名对自己来说,好处确实是不少,而自己当然得欣然接受了。
 
   
 
    马超也知道,这时候该言归正传了,所以此时他是咳嗽了两声后,便对马良问道:“不知今日来我江夏蕲春,是所谓何事?”
 
    马良一听,知道马超已经是开说正事儿了,所以他是半点儿都不敢怠慢,直接说道:“今日在下这便是为了将军大业而来!”
 
    马超闻言一笑,“却不知此话,为何意?”
 
    那意思,继续说吧,我都听着呢。
 
    而马良也是笑道:“将军如今依旧能笑得出来否?”
 
    马超则问道:“为何我却是不能笑?”
 
    马良说道:“将军如今占据江夏、长沙两郡,可江夏却是受到了曹孟德兖州军,还有孙伯符与刘玄德的孙刘联军联合进攻,并且听说云杜城都已经失守了!”
 
   
 
    马超说道:“此事确实如此,只是不知,难道说就因为城池失守,所以我便不可发笑否?”
 
    马良则问道:“那么依将军来看,如今荆州地盘丢失,却是一件值得高兴之事?”
 
    马超闻言则是摇了摇头,“自然不是,我当然不会因城池丢失而发笑,但我之所笑,却不会因为城池丢失而影响什么!”
 
    马良点了点头,他知道马超的意思,不过他还是说道:“那么将军对兖州军还有孙刘联军的联合进攻,不知有何打算?”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