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没有反对意见当然了这个是他们一起商讨出

作者: admin 分类: 0149香港王中王正版娱乐 发布时间: 2019-02-28 18:11
  再说了,糜芳是个什么水平,马超他还能不知道吗。
 
    所以就别说是他来守城了,哪怕就是郝昭在这儿,最后也依旧是得让人家攻破了城池。不过就是时日长短的问题罢了,至少马超知道,假设要是用郝昭来代替糜芳的话,那么他抵挡兖州军还有孙刘联军的时日,那是必然要比糜芳多的,这个是肯定的了。
 
    兖州军和孙刘联军已经在安陆城外安营扎寨了,至于云杜城的情况,当然是在曹操付出了不少好处之后,城池由他兖州军来接手,而对此,孙策和刘备是都没有什么意见了。孙策是因为曹操给了他足够的利益,至于刘备,当然还是因为他没势力也没什么实力,自然就是人微言轻了。
 
    不过尽管确实是如此,可孙策也不是吃独食的人,曹操给他的好处,他也没全独吞了,还是给了刘备一点儿点儿的。
 
   
 
    孙策还不至于说,吃肉喝汤之后,连点儿渣滓都不给刘备剩下。怎么说他还是明白,人要是独吞所有好处的,基本都不会太长久,早晚都是要出事儿。所以不可能说什么好处都是你一个人的,要真那样儿的话,估计灭亡得也快了。至少刘备和自己早已联合了,所以剩下的渣滓,肯定是要分给他点儿的。
 
    所以。可以说最后就是皆大欢喜了,至少表面上来说。确实就是这样儿的,至于背后的东西,那谁知道了,也只有他们几个当事人才知道吧。
 
    糜芳此时正站在安陆城头,看兖州军和孙刘联军的营盘布置。说实话,他看这些也是没有什么大用,不过作为安陆守将,他此时要是不出现在城头的话。那肯定是要对己方有所影响,所以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他知道,那是必须要出现的。
 
   
 
    对于此时的糜芳来说,他是一方面很很感激自己主公,同样儿也是自己的妹夫给了自己这么一个机会。不过他心里也确实是害怕,毕竟面对着近二十万大军。要说他不害怕,那根本就不可能。
 
    在凉州军中也许有人是不会害怕,但却绝对不会是他糜芳糜子方就是了。要说他糜芳可还没有那个胆量,面对近二十万的大军,还能不害怕,他可没有那么大本事啊。
 
    望着城外敌军所布置的大营。糜芳是心里害怕,而且还叹气。此时他心说,虽说守城是自己还算比较喜欢的这么个事儿,毕竟算是自己主公器重自己吧,要不何必用自己守城呢。可真面对着这么多人马。可真是让自己害怕,头疼啊!不过还好。那就是自己主公可没有让自己死守安陆城,所以事不可为的时候,自己就干脆撤退就完事儿了,就这么干,没问题。
 
    在糜芳看来,之前云杜城,高沛和邓贤两人不就是如此吗,所以自己也是一样儿,没有什么关系。主要是自己心里有底啊,自己主公亲笔书信,那还在自己那儿放着呢,所以自己怕个什么。
 
   
 
    又眺望了几眼后,糜芳叮嘱城头的凉州军士卒是严加防守后,他就下了城头。
 
    说实话,对他来说,多看几眼,就代表着压力增加多少。反正随着他望着城外的兖州军和孙刘联军大营,那糜芳肩上的压力可以说是直线往上升,这个可是一点儿都不错,就是如此。
 
    所以就因为这样儿,他是不敢再看了。所谓是“眼不看为净”,看不到那倒是挺好。虽说已经是看见了,不过这些不在自己的眼前,他能少去联想一些。反正看着了的话,那压力可真是不小,而且糜芳也真是,担心担忧地不行。不过下了城头,他倒是轻松了很多,虽说这些不过就是自欺欺人罢了,不过在这个时候,对他来说,还是有些用的。
 
    至于兖州军还有孙刘联军那边儿,曹操还有孙策和刘备他们几人,倒是先见了一面,商谈好了明日联合进攻安陆城之事。
 
   
 
    和进攻云杜城一样儿,第一次依旧是曹操的兖州军先进攻,然后是孙刘联军。而第二日便颠倒过来,是孙刘联军先去进攻,然后是兖州军。之后就是以此类推,就是如此反复下去,直到是破了安陆城。
 
    对此,无论是曹操,还是孙策和刘备,都是没有反对意见。当然了,这个是他们一起商讨出来的最后结果,当然都是一致通过的了,而没有人反对。并且上次不都已经是如此做了一回,所以他们对此也算是熟悉了,可以说这也是他们可以接受的。
 
    此时就听曹操对孙策和刘备说道:“如此就这么定了,明日我军先攻城,然后贵联军再进攻不迟!”
 
    孙策和刘备闻言都是点头,孙策说道:“不错,那便如此了!”
 
    刘备也是说道:“好,就这么说定了!”
 
   
 
    三人是商定好后,就等着明日大军一举进攻安陆城了。
 
    于是到了第二日,曹操兖州军最先进攻安陆,拉开了战斗的序幕。对于曹操来说,他可真是没怎么去重视安陆城,当然不是说他不重视这个城池,而是说没看重糜芳什么。
 
    至少他从己方的情报中所了解到的,糜芳,徐州东海人,大哥糜竺、小妹糜贞,也是马超唯一的夫人。要说起来其人的本事,虽说不至于说是废物,可也确实不是什么人才,也就是一般般吧。所以像这样儿一抓一大把的人,曹操怎么可能还去重视?所以……
 
    在曹操的认为中,有于禁带领己方士卒攻城,可以说是足够了。也就是凉州军的士卒能强点儿吧,至于说糜芳,呵呵,在己方面前,他可还真是不够看的啊。
 
    于禁是再一次带兵攻向了前方的城池,不过这次可不是武陵的临沅,更不是之前的云杜,而是如今的安陆。
 
   
 
    看着城下于禁带着兖州军士卒攻了上来,糜芳和所有的守城主将一样儿,都是对着城头的己方士卒大喊,给己方士卒以鼓励。
 
    毕竟是守城的主将,别管他本事到底如何,至少他的话,对守城的士卒来说,那确实是有很大的用,他们会听他的,这个是没错的。
 
    马上,糜芳就已经投入到了战斗中来了,一边带领着己方士卒守城,一边儿也没忘了给己方士卒鼓励,让他们再加把劲儿,争取早些把兖州军给打退。
 
    说实话,虽说是面对着那么多人马,可真正交上手了,糜芳心里害怕的程度,倒是减少了一些。本来这事儿也是,未知的东西,其实才是最可怕的。而真正当威胁危险什么都已经是到来了的时候,其实你可能已经是不那么害怕了,至少不会还和之前一样儿。就比如说如今的糜芳,就是如此。
 
   
 
    这个分两个方面来说吧,害怕是害怕,这个是必然的。就是到了如今这个时候,糜芳他依旧是在害怕,这个可是绝对不会消失就是了。但是和之前相比呢,肯定是少了,而且在他此时的想法中,想得更多的,还是要坚守城池,至少第一日对方的第一次进攻,肯定是要守住,要不可真是,丢得不止是自己的人了。
 
    俗话说得好,“人活一张脸”,其实还真就是这么回事儿。别看糜芳本事到底如何,至少他还是挺看重自己的面子的。再说了,自己是谁啊,自己可是马超他妻子的二哥,所以自己不能丢人,丢人的话,自己主公也是跟着丢大人了,糜芳心里都清楚。
 
    所以糜芳心里告诉自己,不可能第一日第一次进攻,就让人给破了城池,那可真是成了人家的笑柄了。再说了,第一次进攻,一般来说,可都是试探性进攻,所以自己可是不能丢大人啊。
 
   
 
    今天第一更,之后还有。日,面对着敌军的第一次攻城,肯定是没问题。
 
    对,没问题jiushi了,只是至于说到底自己能带着己方士卒抵挡住兖州军和孙刘联军多少时日,zhègè谁知道了。反正自己肯定是不知道,也许mingri就守不住了,也许后日自己就撤了,也许,反正是一切都有可能啊,也许也没有也许。
 
    至于带着兖州军攻城的于禁,他压力就少多了,至少他可是和曹操差不多,也是没怎么看得起糜芳。在他看来,糜芳能当上zhègè主将,没准还jiushi因为他的小妹是马超的夫人,所以……――
 
    zhègè还别说,可不jiushi这么回事儿吗。不过马超他肯定不是个任人唯亲的人,zhègè是必然。但他却让糜芳守御安陆,zhègè就不得不说,他确确实实真是没有指望着守住城。而是有着其他的dǎsuàn,zhègè是没错的。
 
    而此时攻城的兖州军和守御城池的凉州军,双方士卒是展开了激烈地攻防战。而糜芳也是已经好多年没有守城了,所以他手也真是痒痒。不过这次好了,自己主公是又给了自己这么一次机会,害怕归害怕,zhègè是不可避免的,但是同样儿,糜芳心里也挺gāoxing。至少他是又有用武之地了。不是吗。
 
    别看糜芳是没有多大的本事,zhègè他自己都承认,算是有自知之明。可虽说如此。却并不代表他就什么都不想。至少他也想和其他人一样儿,带兵作战,攻城拔寨,所以这次马超让他来守城。哪怕他也知道是个不怎样儿的差事。可是他心里却依旧是gāoxing,欣喜,zhègè也是一点儿没错的――
 
    兖州军第一日进攻,同样儿也是他们的试探性进攻,最后是以曹操命士卒鸣金收兵而jiéshu。
 
    于禁带着己方的士卒撤退到了曹操处,而曹操则是让开了地方,退到了最后,把地方让给了孙策和刘备。对于曹操。孙策和刘备也是都看得出来,虽说他们兖州军确实是没有尽全力没错。可毕竟是第一次进攻,试探性进攻,所以两人对此,可以说也算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怎么说都是“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体”,至少你们兖州军能偷奸耍滑,那么己方孙刘联军呢,其实还不是一个样儿。
 
    于是在孙策和刘备下令攻城后,董袭和周仓便给自带着己方人马,是直接奔向了安陆城。
 
    可不止是兖州军知道去偷懒,就说孙刘联军,他们也是一样儿明白。当然了,zhègè还得说是孙策和刘备两人guyi安排如此的。对他们来说,jiushi你曹孟德都能让兖州军那样儿了,那么己方为什么就不可以,其实还不都是一样儿吗――
 
    而在后方观战的曹操,一看孙刘联军和凉州军的战况,他此时则是在心里暗骂,心说你孙伯符和刘玄德倒是也知道如此,果然是足够狡猾的。可他却也不好好想想,他曹孟德不是一样儿吗,所以都是狼何必装羊,都是水何必装纯呢,其实他和孙策还有刘备,都是一路人,jiushi彼此彼此了,真jiushi如此啊。
 
    城头守城的糜芳,他这时候也算是发现事情有些不太对了。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